宮原夕璃的場合

20161111.png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好像經常會見到一個男生、一個叫榊原龍的男生。


感覺對方對甜食不太有熱衷,但偶爾也會買來吃;
會做料理,而且也很好吃,好像說是因為家人忙碌的關係所以常常自己下廚;
射擊很拿手,但撈金魚就不太擅長;
眼神很兇,祭典攤位的老闆被瞪了之後會幫忙更換熟的烤扇貝和糰子;
雖然看上去有點兇,但其實也只有”看上去”有點兇而已。



「小璃,最近榊原家又搬回來了。」從媽媽手上接過飯,聽到對方說的話。

點點頭,應該是說榊原同學,他們家也是開學前才搬回來白垣市。

「又可以跟榊原太太聊天了~對了,他們家孩子長好高了。你們還記得以前跟他們家的小孩打過架嗎?還有小野和板谷家的兩個小孩。」媽媽露出正在回想的表情「那時真的嚇壞我們了,不過小孩打打鬧鬧的也好,你們兩個太安靜了。」

「媽,都這麼久的事了….你還記住。我都沒甚麼印象了」哥哥夾了一口菜後說道

「……」吃了一口飯,其實自己對於那件事件也沒甚麼印象,只記得在那件事之後去學了柔道,也不是說要打架之類的。



——不想成為累贅,成為別人的包袱

對家人所說的理由是因為覺得有趣、但自己很清楚不能總是依靠著別人依靠著哥哥。這是當看到傷痕累累的哥哥時第一時間所冒出的念頭,所以當看到柔道會的宣單後便向父母說想去學,直到現在也有繼續。

不過原來榊原同學是當時小孩的其中一個,不知道對方還記不記得?




夾了一口竹莢魚的魚肉後宮原不禁想道。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