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明事件簿入局事件

男子的手指輕快地在吉他上輕撥,組成一組又一組優美的和弦,嘴角掛著微笑輕輕地哼唱著。

和往常一樣坐在公園的草地上,之前偶爾會有路人站在附近,但今天有點不一樣,當彈到第三首歌的時候發現琴弦在發出『噠』的一聲後斷掉,斷得毫無預兆。

男子張開閉著的雙眼,看了一下斷掉的琴弦後自言自語。

「….Strano」
他說的不是英文,更像是歐洲語言。


直覺覺得附近環境有點奇怪,把吉他拿好後站了起來,原本這個時間點太陽還沒下山,正常來說應該還有些夕陽的光線,但現在附近被籠罩在灰黑的顏色中。遠一點的地方有些白色的薄霧,令人看不清公園的長椅和樹木。

「喵~~」
遠處傳來一聲又一聲微弱的貓叫聲,隨後有一陣陣草叢被撥動的聲音,又像是樹葉被風吹過的感覺,但令人覺得奇怪的是身邊連一絲風都感覺不到。

男子把吉他小心地放回吉他袋中後背起吉他
「今天真奇怪,像是那個甚麼、啊—— 聊齋誌異」吹了一聲口哨後笑著說。

「希望不是貓妖~不過如果是美人的話我也不會介意」因為好奇心的關係小心地走向貓叫聲的方向。

前方隱隱約約出現一個小孩的身影,小孩躺在草地上,還不停抽搐。

收起笑容的男子立刻向前跑去,在小孩兩步處停下。
「喂、沒事吧」 正當想把手伸向小孩的時候,發現小孩身上穿著像是古代的衣服,雖然看不清楚整體但他腳上穿的綉花鞋卻明晃晃地出現在眼前。

因為突然的發現而收回手,但對方卻突然轉過身,那臉容已經不可以被稱為是小孩子:頭髮亂七八糟而且沒有光澤、臉上沒有五官,取而代之是手掌心上一張人臉在說話。
「吶吶,哥哥我好痛…好痛」眼前的怪物伸出手伸向男子「救我…救我…我的眼好痛」

在眼前的東西轉身的瞬間男生已經憑著快速的反射神經離開原地,向後跳了幾步。但因為離那東西還有一點距離所以就站在六步外的地方向著對方說道「你是甚麼東西?怪物?」

「好痛…好痛」那東西沒有回答,反而慢慢坐了起來「哈哈哈….哥哥陪我玩就不痛了…不痛了…我又能有眼睛…看東西了….」

聽不懂對方在說甚麼,想著先再離開那東西遠一點「….!」

只見腳下有一團陰影圍著自己,像是一堆黑色的小蟲子,密密麻麻的在不停移動,但無法感知到腳的知覺,亦無法移動自己的步伐。

那東西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腳的顏色已經變成黑色但仍是一小步一小步的向著男子的方向前進。

因為感覺到危險而半蹲著身,看著眼前那危險的東西慢慢接近自己。


『蹲下!』

從後方傳來一道聲音,在聽到指示的瞬間往下蹲,只見眼前的東西被一道道發光的東西打得後退,而轉眼間腳下的黑色東西也往那怪物的方向爬回去。

腳的知覺回來後就立刻向後退了一段路,看向旁邊突然出現的男子,只見那人穿著黑色的西裝,手上拿著畫了甚麼的紙張,口中默唸了甚麼後把紙張丟向怪物,那東西大叫了一聲後鑽回地下後就不見蹤影。

「逃了。」穿著西裝的男子說道「你沒事吧?」

「grazie~」看到附近的濃霧漸漸消失後終於放下心來,朝對方笑了笑「好厲害,是甚麼東西?符咒?這裡的東西真神奇。」

「啊,剛剛謝謝你了,我叫Giuliano,叫我亞諾就可以了~」向對方伸手

黑西裝的男子也伸出手向里奇握手「沒事就好。我是預測局的探員,這是我常用的符,也就是符咒,詳請還不能說太多啦。」微笑

「明白了,那預測局是甚麼?剛剛那東西又是甚麼?」
「剛剛的應該是傒囊,會引誘人去它那裡,還好你站得比較遠我方使擊退它。」說完頓了頓「你剛剛的反應很不錯。」

指從收到蹲下的指令到實行之間的所用時間很短。

里奇朝對方眨了眨眼「嗯?反射動作,有練習過哦,在意大利的時候。對了,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只見對方笑了笑「或許下次見面就能跟你說….」

在濃霧完全散去的同時,對方的身影就消失了

-------------------------------------

「剛剛的霧氣怪怪的,令人渾身不舒服」里奇洗完澡後出來坐在床上喝了一口水,發現在床頭燈旁多了一封信

「?」帶著疑問拿起了這封信

在封面寫著自己的全名
Giuliano Ricci



怎麼有這封信?奇怪這封信的出現,所以又翻了一下這封信,只見後面用一個蠟章把信封口封好。蠟章上面寫著一圈英文字:

00000000000000000REPUBLIC OF CHINA THE PRECOGNITION BUREAU



「剛剛的預測局?看上去很有趣的樣子~」



Fin.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