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叫"樺"

「吚吚---」沈重的大門被推開,與地面磨擦而造成的聲音在偌大的房間裏回蕩。隨著門被推開,一絲光線也跟著流進漆黑的房間。

當門縫被開到一定的大小後,身穿白袍的男人氣喘喘地走進房間。已經汗如雨下的他跑進房間後,停在籠子前— 雖說是籠子,但它的高度和硬度比普通的來的堅固、被稱為”囚籠”也不為過。

「樺!快逃!」慌忙地把緊握在手中的鑰匙插進囚籠的鑰匙孔中。「上面的人已經確定把你判定為”失敗品”了,之後準備把你”銷毀”。」

喘了口氣後繼續對籠子裏的人說「逃吧,能逃到那裏就到那裏,我會把你帶出去的…. 」

被叫作為的”樺”的人….不,用半人類半合成獸來形容更為貼切。約七歲,有著鹿的角和耳朵、一雙鳥的翅膀,用呆滯的目光看著眼前說話的人。

半獸半人的小孩微微抬起頭。因為逆光的關係、又可能是長久待在黑暗的關係,不適地半瞇著綠色的雙瞳。男人見狀,把自己的外袍蓋在它的身上後把它拉出籠子。

「好了,我們走….」還没說完的話凝固在喉嚨,男人露出痛苦的表情跌倒在地上。

目光仍停留在正前方的樺看到一抺黑紅色的身形,那人拿著的長刀反射著門外的光芒、刀身已經沾上一片紅色的液體。紅色一滴滴跌落,與地上的紅色水跡融為一體。

甩了甩手上的武器,黑紅的人向前走了幾步。「晚上好啊~”醫生”~」他血紅色的眼睛像老鷹般緊盯著眼前的獵物。音調上揚。

「哎啊~醫生在做甚麼?為甚麼會在….”回收室”?」故意露出驚訝的表情,站在獵物的前面。

「咳咳…你…」倒在地上的醫生吃力地說著。「為甚...麼”獵人”會來?」

「嘻嘻~這還會問嗎?當然是上面的人已經知道你的動作啊。”醫生打算救廢棄品”這樣,他們告訴我的~」轉頭望向樺的方向。

「你還真厲害,居然想帶這隻東西逃走。」笑了笑「可以說是…愚蠢至極!」

仍然倒在地上的男人用最後的一點氣力讓自己可以面向對方。「是因為…數據庫?」

「對~你的入侵動作已經被他們看穿了,他們正等著讓你上餌呢~嘻嘻~」停下了把玩著武器的動作繼續說道。

「他們…你…咳」

無法停下吐血的動作,獵人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胸前的獸爪上—--從背後穿插過來的獸爪。手的主人正是一直待在房間裏的第三人、樺。

「甚麼…時候」來到後面的。還没說完,意識已被黑暗包圍。

伴隨著倒地的聲音,房間又回復以往的寧靜。唯一仍然站著的人看了看自己的手,伸出舌頭—-

「鹹…的...味道」

-------------------

ANIMAL06.jpg
原圖點我


-------------------

所以鑰匙是籠子鑰匙啦~~(??
我作文好爛(趴

留言

秘密留言